一天生产15万个口罩!宁波这家企业老板夫妇都上

一天生产15万个口罩!宁波这家企业老板夫妇都上

2021-04-14 11:35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高度关注的同时,有助于疫情防护的口罩,也成了宁波市民的急需品。

  宁波口罩生产企业因为临近春节,大部分工厂已经放假,此次疫情爆发之后,一些工厂想方设法紧急召集工人复工,供应目前防护物资紧缺的市场。

  目前宁波产能恢复最大的,是奉化康家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企业负责人包君燕介绍,以前工人已经放假,现在她紧急召回了流水线管机器的工程师,然后将几十位后勤保障人员和办公室的行政人员都叫回到流水线上进行包装、检测。她和丈夫也一同跑到了生产第一线。

  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包君燕声音已经沙哑,她说这一天里喉咙和手脚都没有歇过。

  据介绍,按照目前恢复生产的情况,康家乐一天能够生产口罩15万个,全部供应我市各大医院。“医务人员是最辛苦、最伟大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为他们不眠不休生产口罩。”包君燕匆匆挂掉了记者的电话,示意自己要赶紧回到生产线上去。

  除了康家乐之外,我市还有若干家企业正在招募一些离宁波不远的工人回厂复工,争取尽快恢复生产。

  宁波外贸百强企业博闻进出口的总经理邬军听,与国内不少口罩生产商有合作。他告诉记者:“生产周期长短,取决于工厂是否准备了充足的原材料,如无纺织布料等。如果原料充足,一般2-3天内就能生产出一大批商品。但若是原材料储备不足、需要重新定制,可能会需要半个月以上。”

  除了口罩之外,就目前了解的情况,宁波另有一些消毒液生产企业也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其中宁波镇洋化工、四明化工、宁波万华氯碱等企业目前已经实行了春节无休,开足马力,24小时生产消毒液,供应我市和全国市场。

  在生产商们开工备货的同时,宁波还有这样一批贸易商,坚持以平价的方式,将口罩批发出售给有需要的人。

  安树工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陈经理,从昨日到今天,一共卖出了2万件KN95防护口罩。相比较记者发稿时在电商平台看到的7.9元一件,陈经理给出的批发价一件最低达到2.5-3元,令他身边的朋友感叹:“这卖的不是利润,是良心!”

  提起“业界良心“的评价,陈经理显得非常谦虚:“我们公司一直从事安全防护领域,所以熟悉宁波这边一些口罩供应商。起初,我只是在邻居群里看到有人想买口罩,于是便告诉他们我这里有货。没想到,原本以为只是随口一说的事情,一经转发扩散,才发现市场需求量竟然有这么大!”

  兴许是口碑的力量,陈经理今天一下子接到来自宁波市商务局、宁波市总工会、邮储银行等单位的采购业务,还有来自武汉、连云港的朋友慕名下订单。陈经理的工厂朋友们也非常慷慨,将年前的全部库存“托付”给他,以出售给有需要的机构。这样一来,不到24小时的时间,陈经理便卖出了2万件口罩。

  面对巨大的采购量,陈经理果断开出了3倍工资,召集员工来加班加点帮忙发货。按照原计划,1月22日下午陈经理本该回丈母娘家过年,但直到晚上6点接到记者采访电话时,仍在忙着对接发货,等到将近7点才有时间跟记者沟通片刻:

  “我们派车把货物从工厂一箱一箱地运过来,给工人更高的工资,还自己贴了顺丰的快递费用。幸亏合作的工厂在宁波本地,供货才进展得这么快。”针对一些借机哄抬口罩价格的现象,陈经理表示,自己坚决不赚黑心钱,非常时期,愿意以“个人行为”的方式让利给消费者。

  和陈经理一样,宁波外贸百强企业博闻进出口的总经理邬军听也从昨天开始就在朋友圈出售KN95口罩,同样是2.5元一件的“白菜价”,筹备的10万件库存已全部售罄。他的合作厂商,并非来自宁波,而销售的渠道,也以电商、社区团购的批发为主。

  “我们不会加价,更不会借此发国难财。我看到,已经有工厂不计成本地加班加点,直到把口罩送至武汉。”邬军听想到了自己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奔赴广交会前线的经历。当年,他“冒着生命危险做外贸”回甬后,主动到指定地点隔离了15天;今年,他依然相信,“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发高度关注的同时,有助于疫情防护的口罩,也成了宁波市民的急需品。

  宁波口罩生产企业因为临近春节,大部分工厂已经放假,此次疫情爆发之后,一些工厂想方设法紧急召集工人复工,供应目前防护物资紧缺的市场。

  目前宁波产能恢复最大的,是奉化康家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企业负责人包君燕介绍,以前工人已经放假,现在她紧急召回了流水线管机器的工程师,然后将几十位后勤保障人员和办公室的行政人员都叫回到流水线上进行包装、检测。她和丈夫也一同跑到了生产第一线。

  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包君燕声音已经沙哑,她说这一天里喉咙和手脚都没有歇过。

  据介绍,按照目前恢复生产的情况,康家乐一天能够生产口罩15万个,全部供应我市各大医院。“医务人员是最辛苦、最伟大的,我们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为他们不眠不休生产口罩。”包君燕匆匆挂掉了记者的电话,示意自己要赶紧回到生产线上去。

  除了康家乐之外,我市还有若干家企业正在招募一些离宁波不远的工人回厂复工,争取尽快恢复生产。

  宁波外贸百强企业博闻进出口的总经理邬军听,与国内不少口罩生产商有合作。他告诉记者:“生产周期长短,取决于工厂是否准备了充足的原材料,如无纺织布料等。如果原料充足,一般2-3天内就能生产出一大批商品。但若是原材料储备不足、需要重新定制,可能会需要半个月以上。”

  除了口罩之外,就目前了解的情况,宁波另有一些消毒液生产企业也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其中宁波镇洋化工、四明化工、宁波万华氯碱等企业目前已经实行了春节无休,开足马力,24小时生产消毒液,供应我市和全国市场。

  在生产商们开工备货的同时,宁波还有这样一批贸易商,坚持以平价的方式,将口罩批发出售给有需要的人。

  安树工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陈经理,从昨日到今天,一共卖出了2万件KN95防护口罩。相比较记者发稿时在电商平台看到的7.9元一件,陈经理给出的批发价一件最低达到2.5-3元,令他身边的朋友感叹:“这卖的不是利润,是良心!”

  提起“业界良心“的评价,陈经理显得非常谦虚:“我们公司一直从事安全防护领域,所以熟悉宁波这边一些口罩供应商。起初,我只是在邻居群里看到有人想买口罩,于是便告诉他们我这里有货。没想到,原本以为只是随口一说的事情,一经转发扩散,才发现市场需求量竟然有这么大!”

  兴许是口碑的力量,陈经理今天一下子接到来自宁波市商务局、宁波市总工会、邮储银行等单位的采购业务,还有来自武汉、连云港的朋友慕名下订单。陈经理的工厂朋友们也非常慷慨,将年前的全部库存“托付”给他,以出售给有需要的机构。这样一来,不到24小时的时间,陈经理便卖出了2万件口罩。

  面对巨大的采购量,陈经理果断开出了3倍工资,召集员工来加班加点帮忙发货。按照原计划,1月22日下午陈经理本该回丈母娘家过年,但直到晚上6点接到记者采访电话时,仍在忙着对接发货,等到将近7点才有时间跟记者沟通片刻:

  “我们派车把货物从工厂一箱一箱地运过来,给工人更高的工资,还自己贴了顺丰的快递费用。幸亏合作的工厂在宁波本地,供货才进展得这么快。”针对一些借机哄抬口罩价格的现象,陈经理表示,自己坚决不赚黑心钱,非常时期,愿意以“个人行为”的方式让利给消费者。

  和陈经理一样,宁波外贸百强企业博闻进出口的总经理邬军听也从昨天开始就在朋友圈出售KN95口罩,同样是2.5元一件的“白菜价”,筹备的10万件库存已全部售罄。他的合作厂商,并非来自宁波,而销售的渠道,也以电商、社区团购的批发为主。

  “我们不会加价,更不会借此发国难财。我看到,已经有工厂不计成本地加班加点,直到把口罩送至武汉。”邬军听想到了自己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奔赴广交会前线的经历。当年,他“冒着生命危险做外贸”回甬后,主动到指定地点隔离了15天;今年,他依然相信,“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上一篇:6up东莞内外涂塑无缝钢管生产厂家发展特点
  • 下一篇:杭州69家食品生产企业年底将建立诚信管理体系